长月烬明

番外七【苏苏*澹台烬】(1 / 4)

关于身材

有一次妖魔界为帝姬阿宓设宴, 作为魔君,澹台烬和苏苏坐在上方,宴请群臣。

宴会临近一半时, 西阚域主才姗姗来迟。

他跪在地上, 连声请罪:“臣的西阚出了些事, 所以没能及时赶来,魔君魔后恕罪。”

苏苏每次见到西阚主, 都颇为惊叹。

西阚主真身是一只灰熊, 活了数千年,真身毛发顺滑, 十分魁梧。起来, 妖化作人形, 多少与真身有些关系。

修行数千年,几乎大多数妖物在化形时都会美化自己,以至于妖魔界没有特别丑的存在。

因为真身的魁梧,西阚主的人身, 也是个英武的汉子。

古铜色的皮肤, 露出来的手臂苍劲有力, 虬结有力的肌肉露在外面, 他一个人的体型,能抵得上两个成年男子的体型。

苏苏着西阚主比自己腰还粗的手臂,有些牙酸。

澹台烬坐在她身边, 自然注意到了苏苏的视线在西阚主身上多停留了片刻。

澹台烬抬眸,一双魔瞳落在西阚主身上。

扫视了一圈,冷冷眯了眯眼。

别西阚主长得“粗枝大叶”, 实则性格心细如发,一魔君这表情, 西阚主就知道不妙。

他心中忐忑半晌,听见上方那人撑着下巴笑问:“西阚的民风,可是愈发开放了。”

西阚主不解其意:“魔君陛下笑,西阚和数百年前,没有差别。”

西阚主听见上面阴阳怪气的嘲讽声音:“堂堂西阚之主,来魔宫赴宴,竟衣不蔽体,西阚主就是这样做表率的,嗯?”

西阚主汗颜,又觉得颇委屈。

他们是妖怪嘛,自然比魔修要崇尚自由得多,他只露了胳膊而已,西阚域还有穿着裤衩子的妖魔。

底下群臣幸灾乐祸憋着笑,都是一群损友,自然不会为西阚主话。

还是苏苏不下去了,拉拉澹台烬袖子。

“喂,适可而止。”

西阚主那么大个儿的汉子,无措站在大殿内,又怕又茫然的模样,怪可怜的。

澹台烬抿抿唇,苏苏一眼,拂袖走了。

那一眼意味深长,苏苏难得从他神情里也出几分咬牙切齿的委屈。似乎想掐死她,或者对底下发脾气,又生生忍住了。

她好笑又好奇。

二人成婚以来,她要星星澹台烬不给月亮,难得见他对自己着恼。

宴会散了以后,苏苏并不着急哄他,陪阿宓了一会儿话。

等她回去寝殿,发现澹台烬还没回来。

宫婢心翼翼了眼苏苏,道:“魔君陛下在前殿,处理大人们汇报的事情,今夜可能不回寝殿。”

苏苏颔首:“知道了,那你转告陛下,今晚我陪帝姬睡。”

“……”

她转身,往阿宓寝殿去了。

宫婢忐忑地回头,颤声道:“魔魔魔君……”

玄衣男子手指陷入柱子内,着苏苏背影,生生掐出几根指痕。

澹台烬冷着脸,去前殿,处理妖魔界的事情到了大半夜,顿了顿,招来身边侍从:“魔后回来了吗?”

侍从摇头:“魔后还在帝姬宫中。”

“帝姬睡了吗?”

“睡了。”

澹台烬扔下,起身往外走。

对于苏苏的到来,阿宓很是高兴。

苏苏与她亲亲密密了些话,把女儿哄睡着了。

阿宓抱着布老虎,握着拳头,睡得脸颊粉嘟嘟的。

苏苏含笑着女儿,等那人过来。

果不其然,到了半夜,一双有力的手臂打横抱起她,一声不吭往外走。

妖魔界的幽蓝的昙花开在夜色中,很是漂亮。

萤火虫在空中飞舞,她着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