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月烬明

番外二·逍遥宗(1 / 4)

逍遥宗人生观

那年澹台烬考完逍遥经以后, 海树林风四位师兄的能力已然不足以教他,兆悠便亲自教导澹台烬。

“可会下棋?”

澹台烬摇头:“不会。”

“过来坐,为师教你。”

澹台烬在兆悠面前坐下。

兆悠道:“棋如人生, 观棋可观心。”

兆悠仙尊给澹台烬细细讲了下棋规则, 师徒二人执子对弈, 兆悠执白子,澹台烬执黑子。

少年指尖苍白冰冷, 玉石般的玄色棋子在他修长手指中十分漂亮。

澹台烬很聪明, 几乎兆悠讲了一遍,他就触类旁通, 能举一反三。

片刻后, 澹台烬输了。

他抿了抿唇, 黑曜石般的眸燃起兴味:“再来。”

兆悠便与他再弈一局,着棋面,兆悠顿了顿,心情十分复杂。

观棋知心, 少年落棋杀伐阴狠, 不把兵卒的命当成命, 毫无悲悯之心, 那些棋子在他指尖成片牺牲,少年的眸中却只得到胜利。

——不择手段,兆悠想到了这个词。

“九旻, 晚间去藏找第二排三列第八本蓝色皮的,明日背给为师听。”

澹台烬虽不解其意,但对他来, 兆悠显然比藏海他们有本事得多,他心里并不敬重兆悠, 垂眸应道:“好。”

依兆悠的话,澹台烬抽出那本要他背的。

蓝色皮上去有些年头了,叫做《启蒙》。

见这名字,澹台烬皱了皱眉。

翻开,上面竟然有明显孩子的稚嫩记,澹台烬揣着,找藏的师兄登记。

师兄很是惊讶:“九旻师弟为何孩童启蒙。”

“师尊叮嘱的。”顿了顿,澹台烬问,“这是孩童启蒙?”

师兄笑道:“这是宗门内十岁以内孩童的籍。”

“……知道了。”

晚上澹台烬翻开那本,第一页讲的是。

他盯着那个字了会儿,面无表情翻到第二页,“善”。

他再翻,是“忠义”。

澹台烬了一遍,把整本背了下来,第二日本以为兆悠要考他,却并没有。

“你随为师来,为师有任务交给你。”

澹台烬去逍遥宗第一次接任务,他本以为是除魔降妖,没想到兆悠带他去了人间一条破落的巷。

风雪之中,站着一个杵着拐杖的老妇人。

“见她了吗?她儿子去打仗以后,她便日日站在这里等,等了十五年,可她并不知道,儿子已经死在了战场上。明日便是她的大限之日,你变成她的儿子,全她一个心愿。”

“师尊。”澹台烬皱眉。

“九旻,去吧。”兆悠手拂过,澹台烬变了一番容貌。

澹台烬在风雪里站了一会儿,抬步朝老妇人走去。

那双毫无神采的浑浊眼睛,带着沉沉的死气,老夫人像一块枯朽的木头,裹紧了破败的袄子,雪落在她的白发上。

然而见澹台烬那一幕,她毫无感情的眼慢慢弥散了一层泪意。

“志儿,是娘的志儿吗?”

澹台烬沉默不语,他没有娘,不知道人们和娘亲是如何相处的,他不是李志,也模仿不了李志。

老妇欣喜把他迎进屋,絮絮叨叨了许多话。

“志儿你,这是娘这些年给你做的衣裳,你试试合不合身。”

好几套衣裳,从夏到冬,针脚细细密密。

澹台烬掌下的新衣裳,再老妇人身上单薄打着补丁的旧衣:“嗯,合身。”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那一晚,他和一个陌生的老妇吃了一顿晚膳。

外面刮着风雪,一灯如的室内,弥散着鸡汤的香味,鸡炖得十分软糯,老妇着李志时候如何如何,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