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月烬明

番外一【逍遥宗相关·慎买】(1 / 4)

逍遥宗相遇

澹台烬记得, 那一日天空是湛蓝的,他的身躯在河水中被侵蚀腐烂了,机缘巧合得到魔器, 爬出了那个地方, 重新长出躯体。

五百年了, 他找遍鬼哭河,依旧没有见叶夕雾的魂魄。

于是他想活着。

活着, 才能有一天再次见到她。

在鬼哭河中五百年后, 他像个恶鬼,全身苍白破败, 无力倒在青草地上。

他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怪物, 全身烂过一轮, 像是地上的淤泥,再慢慢重组起来。唯有用尽全力保护的一双眼,依旧能见世间色彩。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兆悠仙君。

老人坐在毛驴上,路过他的身边。

澹台烬用一双冷冰冰的眼打量这个路过的人, 他周围蛇虫鼠蚁尽数退散, 只有这老人走过来了。

兆悠打量着生存欲望顽强的少年, 叹息一声:“卦象东南有异, 不知是福是祸,竟是指的你啊。”

“一念生,一念死, 众生有灵,你来自何处,可有家?”

少年带着森然白骨的手指无力陷入草地里, 不发一言。

兆悠平白觉得他有几分可怜,少年的眼睛又冷又冰, 可是当他提到家这个字眼,他一双渗着血的眼睛却恍惚茫然起来。

兆悠知道,孤独大半生的人才会有这样的目光。

“那么此后,逍遥宗便是你的家。”

澹台烬听见他这样。

那日兆悠把他带了回去,知道这人要救他,澹台烬想伺机杀人夺宝的心思散了。

他太虚弱了,需要一个地方丰满羽翼,不能轻易祭出体内的屠神弩。

他时候听过农夫与蛇的故事。农夫救了蛇,却被蛇反咬一口。

他觉得自己是故事里那条蛇,阴冷的目光打量着兆悠带他走过的土地。

澹台烬躺在毛驴上,牵着毛驴的兆悠悠悠唱着歌。

歌声旷达,带着安慰人心的力量,澹台烬撑了一会儿,在这样的歌声里睡着了。

兆悠没有回头,空中一条锦毯凭空盖在少年身上。

毛驴带着他们穿过河边的丛林,飞上逍遥仙山。

“到了。”

澹台烬睁开眼睛,五百年来,他第一次能入睡,眼前是一片壮阔的云雾,山门下有一大片农田,农田鳞次栉比,里面种了药草,上去绿油油,生机勃勃。

眼前有一片柿子林,柿子成熟了,挂在枝头,并没有掉下去。

兆悠见他着柿子,笑道:“回头让藏海给你摘两个尝尝。”

再往前走,门前也种了郁郁葱葱的药草。

几个男子迎出来,欢天喜地道:“师尊!”

“师尊你终于回来了。”

“哎……他是谁?”

兆悠笑吟吟:“一个可怜人。”

几张大脸同时凑了上来,为首的是一个略胖的男子,束着发冠,腰间挂了葫芦,眉毛耷拉下去道:“受了好重的伤唷,一定痛得很。”

几个年轻弟子眼中都带着同情。

澹台烬黑眸却带着戒备,不动声色打量着他们。这世上没什么好人,老头救他一定别有所图。

兆悠挥开几个男子:“去去去,都去做自己的事情,围着他做什么。”

众人抱拳行礼,笑着离开了。

兆悠把他带到屋子里,挥手出现一个巨大的木桶,木桶中水汽氤氲,兆悠单手结印,念了句法决,外面的药草飞入屋子,在水中化开。

兆悠道:“会很痛,帮你清理腐肉,忍耐一会儿。。”

澹台烬落入木桶,闷哼一声。

兆悠叹息着:“痛就喊出来,喊出来好受些。”

澹台烬依旧不话,咬紧了牙关。他耳朵里听见窗外百灵鸟在叽叽喳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