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月烬明

婚期(1 / 4)

在偏远镇能攒到五百多两委实不容易, 苏苏失笑,这约莫是他全部家底了吧,就这样给了她一个才认识不久的“寡妇”, 果然是他的性格。

他没完的话, 即便不苏苏也能猜到。

别骗我, 否则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澹台烬性格的偏执刻在骨子里,骗了他银子还好, 若带着他一腔感情跑路, 恐怕他得先杀了她,再自戕。

这一晚苏苏抱着阿宓睡得很安稳。

失去他的一千年来, 她第一次这么安心, 因为澹台烬就在隔壁, 她睁开眼睛就能见他。

白子骞却睡得并不安心。

他自就有种超于凡人的敏锐直觉,白家夫妇出事那年,他心中总有种不祥的预感,想尽办法拦住他们, 可是他们只把他的话当作戏言, 安慰着答应他, 在一个暴雨夜依旧出了门。

他枕着自己手臂, 辗转着翻了个身。

白子骞心中清楚,苏苏和阿宓的来历不凡。他回忆捡回阿宓那日,姑娘在树上, 那么高的树,她不可能一个人爬上去。

今夜从火里把粉团抱出来,她明明踩在火上, 可澹台烬注意到,阿宓连衣裳都没有损坏。

粉团并不怕火。

绝色姿容, 诡异来历,怎么想都不是凡人。

白子骞并不怕精怪和修士,他怕的是她们一旦离开,他无能为力。

又或者,她昨晚醉酒,才会亲昵声在他耳边戏言,笑着她要一两银子聘礼。

酒醒之后,她便后悔了。

天亮以后,白子骞忍不住去隔壁,抬起手,又放下来。

门从里面开了。

苏苏早知道他在外面站了许久,见他一直不敲门,干脆自己打开门问:“怎么了?”

眼前女子眸中早已褪去了昨晚醉眼迷蒙之色。

白子骞问:“你还记得昨晚过的话吗?”

苏苏当然记得,故意逗他道:“我昨晚与白公子过许多话,不知道公子指的哪一句?”

他漆黑的眸着苏苏,道:“若你昨晚的话是无心之言,可以现在告诉我,我绝不多纠缠。若你现在不后悔,那这辈子都别后悔了。”

苏苏问:“我如果反悔,你就真的放弃啦?”

他沉默着,没有话。

苏苏着他阴戾的表情,知道想必他内心活动十分丰富。明明不是大度的人,偏偏要违心大度的话。

她晃了晃手中装钱的带子,郑重道:“那些话不是戏言,我不后悔,也没有把你当成别人。聘礼都收了,哪里还有反悔的道理,我和阿宓,此生就拜托你了,好不好?”

白子骞勉强压下上扬的唇角,应道:“嗯。”

没过多久,苏苏才明白,他不止是而已。

他换下昔日的装束,穿上月白色的衣裳,出了门,并未告诉苏苏要去做什么。

可是他的举动自然瞒不过她。

柳冬雁求而不得的东西,在白子骞遇见苏苏以后,轻易给了她。

他去报名了乡试,想给她和阿宓最好的生活。

白子骞回来时,苏苏在院门口等他。

常乐镇的夏日,院子里往年从不开花的蔷薇不知何时开了,大朵大朵,色彩艳丽。

几只雀鸟跳跃在枝头,苏苏坐在树下,眉目可入画。

生灵皆受神之庇佑,眼中到的景色,全部生动起来。

这样活色生香的画卷,让他有片刻失神,安宁的午后,院中等他归来的人,这一幕似乎已经盼了很久很久。

苏苏走到他身边,踮起脚给他擦额上的汗水,她动作很轻柔:“这是谁家的公子啊,穿白衣真好。”

他嘴角忍不住带上笑意,握住她的手:“别闹,都是汗水,很脏。”

一纸在二人心中的婚约,让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