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月烬明

聘礼(1 / 4)

苏苏放下阿宓, 走到那人面前。

这一千年来,她时常会梦到他,有时候梦见他在锁在炼狱中, 玄铁刺穿琵琶骨。有时候是那年她捏碎邪骨时的场景, 他拥着她, 眼中血泪一滴一滴地掉。

她泪珠砸在手背上,轻轻拂上他的脸。

“澹台烬, 是你吗?”

白子骞抬眸, 冷不防见眼前女子红透的眼眶。他怦然的心动还未平息,就听见了她口中陌生的名字。

他拿开那只放在自己脸上的手, 淡淡:“姑娘, 你认错人了。”

“你这人怎么回事?”柳冬雁也从愣神中缓过来, 不悦地对苏苏道,“子骞哥哥是我的未婚夫,你离他远点。”

她张开手臂,拦在白子骞面前。

白子骞视线落在苏苏身上, 沉默着没有反驳。

阿宓这个, 又那个, 软糯的嗓音:“娘亲, 你错啦,白叔叔是个凡人,不是父君。”

阿宓在妖魔界长大, 自被传输的概念便是,她的魔君父君通天彻地,无所不能, 曾以一己之力反转同悲道,让逝者重归, 怎么会是一个凡人呢?

阿宓长到这么大,还从来没见娘亲落过泪。

苏苏用神瞳了眼澹台烬,确实是凡人气息,但却是魔胎。

他死的时候已然成神,哪怕转生也不可能只是个普通凡人。

不知道澹台烬这千年来发生了什么,但既然等了千年,也不在意片刻光阴。

苏苏低声道:“抱歉,我认错人了。”

听她这么,柳冬雁松了口气。

“没关系,清楚就好,你是阿宓的娘亲?”柳冬雁笑道,“姐姐如此貌美,夫家也放心让姐姐独自出门来我们常乐镇?”

她这样一,众人这才反应过来,阿宓唤苏苏娘亲。

白子骞目光晦涩黯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苏见过叶冰裳这样的人,自然一下就明白了柳冬雁的用意。这姑娘的敌意自以为掩藏得很好,实际再明显不过。

苏苏一眼澹台烬,对柳冬雁道:“不劳姑娘费心,我来常乐镇,本就是来做生意的,阿宓走丢,这才过来急了些,这段时日多谢你们照顾阿宓。”

苏苏抬手,绣帕中露出一枚黄澄澄的金元宝。

“这是谢礼,请二位务必要收下。”

柳冬雁眼睛直了直,才要去拿,身后的男子嗓音低沉道:“不必,我带她回来,不是为了谢礼。你既然找到了阿宓,带她回去便是。”

阿宓做了个鬼脸,对柳冬雁:“是白叔叔在照顾我,你没有照顾我,娘亲不是给你的。”

柳冬雁缩回伸出的手,神情尴尬。

苏苏笑道:“那我改日再登门道谢。”

白子骞嘴唇动了动,想让她不必来了,却不知为何,没有出口。

苏苏牵着阿宓的手走出门口,柳冬雁懊恼自己方才的失态,道:“我也是为子骞哥哥做打算,你若收了那锭金子,聘礼不就够了么?”

白子骞冷冷弯了弯唇,没有理她。

他坐下,继续擦拭弓箭,只不过这回有些神不守舍,连柳冬雁何时委屈地离开都没发现。

他抿紧了唇,摸了摸自己心脏位置。

这里原本如一滩死水,见了苏苏那一刻却跳得很快。白子骞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对一个刚刚见到一面的女子动了如此荒唐的念头,更何况那位姑娘还有夫君,连阿宓这样可的孩子都有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那一刻他甚至有几分嫉妒那个人。

白子骞停止擦拭弓箭的手……纵然阿宓她爹已经去世了。

她改日登门拜谢,改日会是哪一日?

阿宓用了一晚消化白子骞是自己父君澹台烬的事,到了天明,她有些忸怩地对苏苏:“如果他是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