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月烬明

相见(1 / 4)

男子抬眸了她一会儿, 从她漂亮精致的衣裳,到她足踝上系的铃铛,面无表情:“不知道。”

罢, 他转身就要走。走了好几步, 男子皱眉回头, 他放下猎物,捡起地面上的石子, 赶走围在树下的恶犬。

恶犬狂吠一会儿, 灰溜溜夹着尾巴离开了。

阿宓依旧在打量他,他生得很好, 对于凡人来, 是一种近乎靡丽的容貌。

高瘦匀称的身材, 带着几分病态的苍白肌肤,眼尾上挑,唇近乎嫣红。这样的相貌却并不显得女气,反倒有几分轻视世间的凉薄感。

男子冲她伸出手:“下来。”

他虽然不笑, 阿宓却从他身上感知到了善意。

她以前听惊灭故事, 凡间的夜晚孩是不能出门的, 会非常危险, 也不会有孩子在树上过夜。

这个人在关心她。

她伸出短短的胳膊,落在他怀里。

抱住她的男子顿了顿,怀里的团子又香又软, 仿若一个暖呼呼的面团。

他神情有几分古怪,把她放在地上。

团子很矮,努力仰起头他, 那模样颇为可,也有些好笑。

“天快黑了, 你爹娘呢?”

阿宓想了想:“娘去了很远的地方,父君……爹爹死了。”

魂飞魄散用凡人的法,那应该就是死了。

男子沉默了片刻:“天黑以后镇上不安宁,你爹娘都不在,家里总有仆从,去找他们。”

团子一穿着就是大富人家的孩子。

她身上的璎珞圈和珠串均价值不菲。

阿宓摇头:“我离家很远很远了,这次要出来找到爹爹,把他一起带回去。”

他捡起地上的猎物,冷淡地应:“随你。”

阿宓好奇地打量他肩上扛着的猎物,是一只颇为瘦弱的鹿,鹿嘴上的血迹尚未干涸,滴答的血迹把地面沾染得濡湿,皮毛完好无损。

她自便胆大,半点儿不觉得血腥,饶有兴致了几眼,男子带着鹿离开了。

阿宓只好自己在镇上闲逛。

天色暗下来,家家户户亮起烛火。

阿宓嘟囔着:“惊灭,凡人不能飞,也没有法术,所以我不可以在他们面前飞,会吓坏他们。”

她漫无目的走了许久,来奇怪,心头有种奇异的羁绊和眷恋,让她不肯轻易离开这个地方。

阿宓边走边扳手指细数规矩:“也不可以闯进别人的屋子。”

镇子街头摇摇晃晃来了几个醉汉,阿宓发现他们的时候,他们也见了阿宓。

几个人同时呆了呆。

就在他们嬉皮笑脸准备过来的时候,月光下黑色的影子从身后笼罩住阿宓的身躯。

那几个人对视一眼,酒醒了不少:“是他,快走快走。”

阿宓低头着自己身板被笼罩,回头,身后站着黄昏时遇见的那个年轻男子。

他蹙眉盯着她。

阿宓眨巴着湿漉漉的眼,无辜极了。

许久,他附身把她抱起来:“别在街上晃荡,明日带你去官衙。”

阿宓乖巧点点头。

阿宓身上有一半魔的血脉,魔天生桀骜,臣服于力量。

她不清这种感觉,即便是惊灭也不一定能让她听话,可是眼前这个人,让她莫名觉得亲近。

男子抱着她走了一会儿,来到一处亮着烛火的屋子。

他把她放在板凳上:“坐着等我。”

没一会儿,他拎着灯笼进来,在桌子上放了一碗肉粥:“吃吧。”

团子津津有味地吃肉粥,两边粉嫩嫩的腮鼓起,糊了半张脸。

他靠在门口,眼神怪异地着她。

他也不知今日怎么了,从来不管闲事,可是当见女孩被镇上恶犬围住,他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