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大佬的小仙女

109、番外11:和亲公主x蛮荒暴君(2 / 5)

烦请大人,可否为我摘一枝凌霄花?”

使臣一愣,下意识往旁边看。

紫色的花簇大片大片开在城墙下,路两旁烟霞漫漫,香气四溢。

北蛮的气候和土地不适合花草生存,这样的美景,这位小公主今后怕是再也看不到了。使臣内心默叹一声,道了句“公主稍等”,便下马去摘了几株紫凌霄,掀开帘子一角递了进去。

只看见半片白羽般的纱裙。

从云苍到北蛮,足足行了两月有余。

北蛮人天生体壮,这点路途路途对于他们来说不算什么,但小公主却受尽了折磨,人都消瘦了不少。

到达北蛮都城那天,在下雪。

小公主掀开帘幕,偷偷朝外看。

厚重的城墙高耸入云,冰冷,沉重,肃杀。

没有颜色,也没有花。

她只看了几眼就失去兴趣,坐回车内,默默看着手中已经干枯的凌霄花发呆。

马车将她送进宫,送到了以她封号为名的长乐殿。

两月相处下来,使臣很是怜悯这个小公主,临走前暗自送了她两句话:“大君好杀,不近女色,宫中美人莫不以自保为准则,还望公主早日适应。”

戚映行礼道谢。

长乐殿只剩下她一人,还有那些低头不语的婢女。

这宫殿看着大,却半点生气也没有,跟整个北蛮一样,透着不近人情的冰冷和肃杀。她初来乍到,还未受封,不敢乱走,捧着那枝枯萎的凌霄花,坐到了深夜。

被派来伺候和亲公主的婢女落霄见她那幅娇弱模样心生不忍,便走过去道:“公主,这么晚了,大君应该不会过来了。公主舟车劳顿,奴婢服侍你就寝吧。”

戚映确实累得不行,看了眼窗外月色,点头应了。

没想到睡了没多会儿,还迷迷糊糊的,就听见外殿落霄慌慌张张的声音:“拜见大君。”

戚映手脚并用从床上爬起来。

还没来得及跳下床去穿衣服,一抹高大的身影已经走了进来。

传闻,北蛮大君,像熊像牛像虎又像狼,身高九尺,青面獠牙,怒目圆睁……

殿内没点灯,黑漆漆的,戚映什么都看不见,快吓哭了。只感觉那身影越走越快,带着一股尖锐的寒气和逼人的压迫感,很快来到床边。

她低着头,尽量不让声音抖得太明显:“臣妾……拜见大君。”

站在床前的人似乎在打量她,半天没说话。

戚映心脏狂跳,在这寂静的殿中格外清晰。

半晌,听到来人低低笑了一声。

那笑声有些低哑,但全然不似想象中粗狂。落霄哆哆嗦嗦跟进来,跪拜道:“大君,可要点灯?”

戚映更清晰地听到那声音:“点。”

殿内很快亮了起来。

光影一寸寸漫到她眼下,她看见一双云墨长靴,微微摆荡的玄色衣角绣了金色的边,像龙纹盘然而上。

一根冰凉的手指伸过来,抬起她下颌。

戚映被迫抬头。

看到一张意外好看的脸。

该怎么形容这张脸呢?云苍那些最具才名的翩翩公子也不及这张脸三分倜傥,父皇手下那位最具威名的常胜将军也不及这张脸五分气势。

他就像一把上好的玄铁枪在风雪中打磨,磨得坚硬锐利,寒气也入了骨,好看却更加危险。

北蛮大君上下打量她一番,语气里没什么情绪:“这么小。”

戚映觉得这位大君跟传言一点都不一样嘛,还会怜悯自己年龄小呢。

然后就听见这位大君继续面无表情说:“孤一只手就掐死了。”

戚映:“…………”

但好在他没真的打算掐死她,松开手,又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都说这大君喜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