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路冲天

660.一个时代的离去(1 / 2)

许乐哈哈大笑起来,他有些明白了!

所谓的西王母到底是谁他也大概知道了,这是弇兹氏一族的守护者,也是知识的传承人和教导者,每一代的玄、素都要去学习的,但是须女呢?

周六的时候,大家都要去许乐的研究院去看看,许乐没办法,带着大家去了,都住在了后面的公寓里面,那六个从卓玛的同学和朋友也都跟着,这几学习了不少的东西,大长见识,干爷爷就没有露面了,两位先生出面了,众人呆了一晚上,周日去往豫州,许乐带着卓玛和桑杰、小白去了,其他人都留守!

先是去了殷墟,洹北商城正式拉开了序幕,在豫州大学正式召开会议,给那些名誉受损的人拨正了过来,家属哭的稀里哗啦的,许乐心里很难受,随后是洹北商城正式被命名,大家向许乐恭喜,许乐随后跟着队伍直接去了豫州西边,他没有去帝离开的方,他去了那个女孩的家乡,熊健葛的址,没有看到人,她的家人其实就是叔叔和绳子,她的父母早就不在了,说没有看到那个妮子回来,许乐有些怅然若失,随后去了晋州,将晋州从南到北都看了一遍,然后过了河到了太白省,进入半坡、蓝田人遗址,许乐到了兵马俑,当见到兵马俑的时候,许乐仿佛看到了始皇冲着下高声的喊着,“既寿永昌”的圣旨,但是他已经明白了,这个“昌”到底代表了什么?

他到了华山,见到了清风师兄,随后召开了庆祝大会,清风师兄看着许乐之前还有些嘚瑟的样子现在是啥想法也没有了,当着众人的面,清风将泰山派的人叫到了眼前,问他们是否愿意和解,那帮人还很不高兴,许乐笑了笑,把关木抽了出来,递给了前面已经到了轮海境大圆满的一位老者手里,那位老者一时没注意,一下掉在了上,许乐弯腰捡了起来,冲着那老道问道,“再试试吗”?

清风接过了关木,看似风轻云淡,却也是暗中提着气,最后沉声说道,“泰山派与许乐之事就此揭过”!

许乐笑了笑,给了清风师兄面子,随后走到了武当的众人面前,“我听说大明朱洪武说过一句话,非真武不足以当之”?

众人不明白许乐的意思,清风也不知道许乐到底要干嘛,就看见许乐一棍子直接把武当的桌子给敲碎了!

然后又来到了龙虎山的桌子前面,“你们的双之修是从哪来的”?

许乐二话没说又把桌子给敲碎了,“一帮老不羞的东西,没事不要拿那些乱七八糟的破东西出来骗人玩”!

许乐随后背着手,用关木敲着后脑勺,边往门外走边说着,“从现在开始,谁背后使坏别怪我不客气,三年之内,将你们的行气法门都给我送到京都西山万万树,否则我会一个个的拜访”!

清风没想到许乐为什么会是这样,只听见最后一句话,“凡是三年内送到的,我保你们至少一个人可以到达顶境,而且未来还有走出这片的可能性”!

这里的人不是一派之长就是一派的护法之流,刚才是怒目而视的看着许乐,现在则是好像没有明白一样!

清风一下笑了,这是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啊!

许乐随后回到了酒店,第二和众人告别,他直接回到了研究院,随后让大家都走了,就他自己陪着几位老人,留下了卓玛和桑杰!

许乐每晚上带着卓玛和桑杰到万万树就是读书,白则是陪着老人聊,卓玛和桑杰则是白休息消化,一直到了一九九六年的年底,他接到了于长水的电话,很纳闷!

“怎么了”?

“尊者,您是否方便”?

“你和我二舅说了吗”?

“您来定”!

“那你说吧”,随后许乐听着于长水说着一些事情,他一边听着一边敲着桌子,“把这件事情和我二舅说一下,让他心里提前有个准备就说我不知道”!

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