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路冲天

657.探寻萨满见燃灯(1 / 3)

许乐看着那位老人,摇了摇头!

“是机缘太大”?

许乐还是摇了摇头!

老太太看着许乐,最后说了一句,“这可能就是缘分未到吧”!

“和缘分无关,我不想欠账,虽然我确实是欠了账,但不想欠的更大,所以也就到此为止了”!许乐站了起来,“谢谢您,让我知道了她是谁,您是那一代萨满的传承者吧”?

许乐说的老太太也明白,“没错,我们预言了女,但是也害了女,不过女永远在上不属于上的”!

许乐听着这句话也没有去想也不想去想这些事情,未来的事情就让未来再说吧!

许乐很想和老人说一下,能看看萨满的展现吗?但是他没说,萨满是神对于她们来说,不是随便看的,一定是遇到事儿才能有萨满,平常她们可能也就是更加睿智而已!

他带着小白起了身谢过了老人朝着外面走去,心无挂碍!

许乐随后直接去了吉大,见到了自己的师侄和师侄女,赵福彬和王华健,二位见到师叔非常的高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却感觉师叔很沧桑一样,许乐也不知道咋回事,一路就是这样慢慢在山林中走着,好像是走过了春夏秋冬,走过了日月轮回一般,也就是两个小时的时间,怎么感觉老了呢,是心态,不是外貌!

许乐和两个人一直聊到了夜里十点多,他们相互探讨着大商以前的东西,听着许乐的发现和感悟,王华健给许乐讲述着亚述学的内容,许乐不断的吸收着,赵福彬给许乐讲述着挖掘的技巧和趣事,最后没办法,还是分开了,许乐并没有在当住下来,趁着夜色又继续向北而去!

直接到了哈市,看着夜色中的异国情调,许多都是罗斯国那个时候的建筑格局,许乐并没有多呆,然后就是石油城,一路穿行到了齐市,随后就到了昂昂溪遗址!

这里是梁二郎先生的第一个蹲点的方!

昂昂溪遗址,位于齐市西南二五千米,松花江、嫩江汇流处沼泽带的沙岗上,属于华夏新石器时代以渔猎为主要经济类型的遗址。

许乐请了个导游用了两的时间走遍了二二处遗址与一七处遗物点组成,共计三九处。看了大量以碧玉、石髓、玛瑙等制作的细石器、丰富的骨器,并有少量打制或磨制的石器以及火候很低的褐色陶片。生产工具以各式箭镞、投枪、鱼镖、鱼叉为主,并出土鱼、蛙、鹿、兔等遗骨。墓葬以陶罐、鱼骨镖等随葬。应该说昂昂溪遗址是华夏北方区发掘较早的一处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具有重要的考古、历史和科学研究价值。

在梁二郎先生调查过的五福第一号沙丘北部大沙坑内,发现零散人骨陶片。霍托气(a)在屯西零.五公里的西上。此丘南北长约一零零零米,西部高而陡,坡下湖沼长年不涸。岗西端有一大沟,沟内遗物较多,有石片、鬲足、陶“支座”、红衣陶片鱼骨、兽骨等。

波状垄岗,即为连绵起伏的沙丘岗,遗物分布于接近湖沼的坡上,或者在岗顶。红旗营子(a)、稻田(a)、(b)等遗址,在同一个垄岗的西部,稻田(a)在北,红旗营子(a)在南,相距约五千米。榆树屯所在垄岗南北长约五千米,岗西有大湖沼。大阿拉街的三处遗址位于一座南北长六千米的大垄岗上,岗西侧为大湖沼。

许乐看着那些大量的陶器、玉器,想着上万年前的事情,当然这里的东西都是五六千年前的了,但是此处的存在已经一万多年了,他真的是佩服古人啊,真能跑啊,不管怎么说玉石文化和中原文化是紧密相连的!

甚至,许乐可以判断,早期的东北亚的人种很有可能从这里向外进行扩散,主要是往南,还有一部分应该是跨海继续向东,向东的又分成了两支脉,一支到了现在的犬日,一支到了白令海峡以东,进入了现在的枫叶国和霉梨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