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路冲天

655.向天再借五百年(1 / 3)

上午十点多的火车,许乐和关爷爷二人还有小白到了车站,许乐就去给小白办理托运的手续,把办事人员吓一跳,不过看着很老实的样子才放心下来,许乐先和关爷爷坐一路到那个北方的海港城市大连,去祭拜一下关爷爷没出五服的叔叔关之向英,然后许乐就和他们分别!

本来如果要是不去祭拜的话,许乐在中途营口就要停的,但是也无所谓了!

上了火车不一会,许乐就把小白的铁笼子给拎到了软卧这边,他把另外一个软卧铺也给买了,这样就是四个人的位置挺舒服,到了中午,许乐又把铁笼子给打开了,让小白睡在铺上,许乐看了会书,就跟关爷爷他们聊起来,关奶奶问着许乐是否准备这两年结婚啊,许乐笑着摇了摇头,对于关爷爷和关奶奶他保准不会认生啊,想好了就是想好了,没想好就是没想好,关奶奶也明白许乐的意思,很多事情都说不定的,尤其是看着他们这些人!

其实关奶奶现在的体质和许乐父母的体质都已经发生了改变,光从力量上讲不说达到了內腹也差不多了,但是许乐依然没有逼着他们去学武修行,许乐不想让她们那么累,小意是不着急,但是小意现在自己也着急了,许乐知道她追着清凝、英子和清灵一直都在偷偷修炼!

软卧虽然说服,但是车慢,下午一点多就可以见到海了,他们听着报站,北戴河到了,随后就是山海关,许乐看着远处的雄关,然后是老龙头,不禁想到了吴三桂和那个一怒为红颜的女子,许乐现在对东夷的女子很敬佩,都是在关键时刻能顶得上的人啊!

看着车子过了山海关感觉到外面居然有丝丝的凉意,许乐问着小白想不想吃东西,小白摇了摇头,临出门的时候吃了好几片树叶呢!

晚上十点多,在一个叫做三十里堡的方,大家下了车,关爷爷和老家都已经失去联系几十年了,所以也就在下车的方找了一个小旅馆住了下来,许多都是刚刚下了车就住在这里的人,很乱,许乐又不睡觉,带着小白在外面溜达,看着这里是山海相连的方,空气不错,而且夜里星星很亮,许乐想着等自己回去万万树那边都弄好了,自己就可以封山了!

溜达回来的时候看着外面还有人聊着,许乐随便也坐了下来,听着他们聊着,听到了一个很奇葩的事情,许乐听了很烦的事情,烦是因为人心的躁动,他终于知道了有些事情居然是连带的,他也替干爷爷悲哀!

“你们听说了吗?”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的问着大家,“那个很有背景的市之长准备明年弄个献礼的东西,在广场建造一个全国最大的汉白玉华之表,高一九.九七米,直径一.九九七米。华表底座附有八条龙,柱身雕着一条龙,号称是寓意九州。顶端有望吼,高二.三米。围绕华表的的汉白玉石柱高一二.三四米,各自托起的是一盏宫灯。广场中心仿效坛圜丘的设计,由九九九块四川红大理石铺成,大理石上刻着干支、二四节气和一二生肖。广场内园直径一九九.九米,外圆直径二三九.九米,寓意二三九九年大连将迎来建市五零零周年。”

许乐摇着头,这是着死的节奏吗?

还是准备向再借五百年?

许乐给小姨夫发了一个短信,随后收到回复的两个字“收到”,许乐再也不是之前的小白了,他现在把一些应该知道的人和事儿都跟小姨夫打听了一遍,小姨夫把一些重点的人都给他讲了一遍,许乐知道白东往,但是没想到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他们家老爷子不是还在呢吗?为什么会不阻止呢,难道他们投靠了那边吗?

许乐很烦躁!

他带着小白回去看着书,把带来的一些书都看完了,第二早上一大早和关爷爷还有关奶奶就去了关之向英的纪念馆,许乐看着外面的塑像,个子中等,瘦弱的样子,炯炯有神,想着这个传奇的男